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往事 > 正文

淮海战役庆功宴上,开国将军竟然怒掀邓小平酒桌!

 

刘昌毅将军,湖北红安人,人称军中“猛张飞”。将军身经千余仗,历险百余次,头、脸、手、腿、腰、背、胯、臀,无一处无战创弹痕。将军晚年居广州,逢阴雨天,常旧疾复发,疼痛难忍,则毅然坐如钟,站如松,走如风,军人风度在康健者之上。人若搀扶,必遭痛骂。

刘昌毅将军原名刘昌义。1945年,将军率部与国民党暂编第十五军作战,俘敌一军官。将军亲审之,问:“你们军长叫什么?”答:“刘昌义。”将军怒曰:“胡说,我是刘昌义,他怎么叫刘昌义。”经查实,敌十五军军长姓名确为刘昌义。为示区别,将军从此改名“刘昌毅”。国民党方面之刘昌义,后在上海战役起义,电影《战上海》记之甚详。

红军时期。万源保卫战中,时任连长的刘昌毅,英勇作战,身负重伤,竟日昏迷不醒。一日,将军气绝,全连大恸,肃立默哀,将将军装殓于棺木。将军生前无他物,仅留一德制“勃朗宁”手枪。将盖棺时,将军警卫员言:“连长最喜这手枪,让它跟连长去吧。”遂取手枪置将军掌中,忽见手指微动,惊喜曰:“连长还有气!”复从棺木抬其出,竟生还。

抗日战争期间,刘昌毅将军于河南郏县神垢镇指挥打日军。一日,将军突然患瘫疾,半身不遂,遍求名医偏方,吃蜈蚣、蛤蟆、毒蛇等,均无效。忽一日,有一长者自山外而来,直至军前,称可为将军治病。警卫疑其身份不明,驱其走。次日又来,亦被阻门外。第三日,长者又来,欲闯关。其时,恰将军起床小解,听门外有吵闹声,问之何事?警卫以实情答之。将军召进,视其人:须发皆白,臂挽青囊,一靓女随后。长者问诊号脉后,即于青囊中取针施治。每扎一针,饮半杯陈年虎骨酒。首三针,将军即能坐;隔日三针,将军即能站;再隔日三针,将军即能行。不出十日,将军竟痊愈也。将军取银元酬之,长者坚辞不受,留草药五帖,携靓女飘然而去。

1946年,中原大战在即。刘昌毅将军亲临前线,遇敌炸弹袭击,将军脸部负伤,十多弹片嵌入下巴,牙齿全部打落,鲜血淋漓。当是时,周恩来至前线视察,建议送将军到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将军坚辞不从。周恩来派人火速从武汉购药品及手术器械,请卫生部专家为将军做手术。因伤在脸部危险区域,众专家反复研究方案,终难决断,将军示意警卫员,取纸笔写下三个大字:“大胆割!”

1942年4月16日,刘昌毅将军于山西榆(社)武(乡)公路组织“白庄”伏击战,歼灭日军三十六师团高木联三大队及一个军官视察团,击毙少佐以下2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和军用物资,其中一门日本天皇亲赐山炮。战后,日军三次派武乡县维持会长送信:愿用其他物资交换此炮。将军回信曰:“若在战场上赢我,必还。否则,休想得此炮。”日军闻之丧胆。

1944年10月,刘昌毅将军率部转战河北武安县渡口、杨义、崇义等地,连克日军据点十余、碉堡数十。于崇义克敌后,乡民欢欣鼓舞,箪食壶浆,慰问抗日部队。是时,将军连食水饺108只而面不改色。

抗日战争时期,有人为刘昌毅将军介绍对象。女方来会面,将军于屋内循窗举望远镜审视,不如意者不见。

刘昌毅将军指挥作战,处变不惊,历险不乱,每临大事有静气。人称“四不走”将军,即:“不吃饱饭不走,不睡好觉不走,不喝完酒不走,不见敌人来不走。”

1947年春。某日,久雪乍停,天气晴朗。刘昌毅将军率部至两河口八里川,令部队埋锅做饭。忽警戒哨报告,东北方向发现敌人。人劝将军走,将军问:“饭熟否?”答:“已熟。”将军曰:“吃了饭再走。”泰然置之。忽警戒哨又报,西南方向发现敌人。数人劝将军走,将军问:“饭饱否?”答:“尚未。”将军曰:“不吃饱饭不走。”依然镇定自如。忽警戒哨又飞报,其他方向均发现敌人。枪炮声依稀可闻。众官兵停箸置碗视将军,见将军蹲一突兀大岩石上,一手端碗,一手举箸,吃得正香,仍若无事状。此时,炮弹已落四周,众皆继续放胆吃饭。饭毕,将军问:“吃饱了没有?”皆答:“吃饱了!”此时,已可辨敌人影,方从容率部撤离。

淮海战役,刘昌毅将军任中原野战军三纵副司令员。双堆集一役,三纵活捉黄维。将军曾设宴招待之。黄维于席间悄声告将军:“贵部可直接打过长江去。”将军问:“因何?”黄维曰:“能败我者,必能败江南之国军。”

刘昌毅将军性耿直,敢说敢干敢怒,无所顾忌。淮海战役后,中原野战军曾发一通报,点名将军纵容两干部无票乘车,并打骂列车员。其时,将军于开封疗伤,见通报莫名其妙,即策马飞奔商丘,将当事人带往刘邓首长处,当场对质。后刘伯承出解围,曰:“通报错了,撤消。”将军方忿忿而归。又为庆祝淮海战役胜利,中原野战军首长与各纵队指挥员共餐。席间,邓小平对刘昌毅将军言:“仗打得不错,就是多吃了500斤肉。”将军勃然变色,双手奋力将餐桌掀翻。1975年,邓小平于北京接见刘昌毅将军。邓指将军曰:“你是一位战将,但有时也会蛮干。”将军不握手,扭头就走。

王恩茂将军言,1977年,他在就任吉林省委书记前,邓小平召其谈话。王向小平反映刘昌毅将军在南京“靠边站”情况。邓小平曰:“刘昌毅是一位战将,打杖,攻无不克,守无不固。”

1979年南疆自卫还击战,时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的刘昌毅将军斗志昂扬,进指挥所。始,万炮齐发,蔚为壮观,持续半个小时之久。众皆欢腾,将军不悦,命参谋长周德礼:“停止打炮!”周德礼不解:“这是上面的命令。”将军怒曰:“就是上面的命令也要停。娘了×,净放空炮!”将军事后析曰:“那边是山地,山深洞多,你打第一炮,人家就躲起来了。其时,部队正在前进,炮弹难免要误伤自己人。”

作家权延赤曾著文言,南疆自卫还击战前,许世友以喝酒选将,与刘昌毅将军对饮茅台六瓶,刘将军醉了三天。余问之将军,将军怒曰:“胡说八道!战前,我和许司令只喝过一次酒,两人加起来不到一瓶。何秘书可作证。”战后,刘昌毅设防归来,受到军委肯定。许世友摆酒三桌,以贺成功。将军继曰:“喝庆功酒时,他叫我跟人家一人喝三杯,我不干。我说,你喝,我也喝。那天,他喝得差不多了,我还早着呢!”刘昌毅将军言此笑声朗朗,豪气冲天。

——摘自《开国将军轶事》,吴东峰著,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