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说法 > 正文

信用卡逾期后果比你想的更严重

    信用卡逾期轻则可能影响征信被拉入黑名单,重则可能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或信用卡诈骗罪等

  因买房首付缺6万块钱,武汉的李小姐委托“用卡大户”、朋友杨女士从自己的卡上“挪出来”借给她,双方约定债务和利息都由李小姐负责。
  “银行信用卡的钱太好借了,像我朋友杨女士这样的‘优质客户’,随随便便套个30万—50万不在话下。”李小姐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而且她因为长期用、资质好,借钱利息低,年化率仅五点几。”
  从银行信用卡授信额度来看,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银行卡卡均授信额度2.29万元,授信使用率为44.13%。在2008年,银行信用卡发卡量为14232.9万张,信用卡授信总额9804.57亿元,一张卡的卡均授信额度仅6888.67元。人们对信用卡的使用深度,还表现在持卡数量上。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银行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6.9亿张,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49张。相比2008年,信用卡(包括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数量增长386%。
  “由于信用卡的特性决定,并不能以中国全部人口总数作为基数来统计,因此信用卡的目标人口数量大致仅为4亿至5亿左右,以此来计算的话,实际上早已达到人均多卡的局面。”信用卡资深观察人士董峥表示,“这也是信用卡为何存在着‘多头授信’带来巨大风险的背景。”
  上文提到的杨女士对记者表示,其年收入在10万左右,5家银行对其授信额度之和以达到其10年收入之和。有行业人士也表示,银行在争抢“优质客户”上,发力明显。类似教师、医生、公务员等职业,凭身份证就能到一家银行开通30万信用额度的信用卡,而通过网上包括京东金融、蚂蚁借呗等其他信用授信渠道,还能继续提升额度。
  “面对互金等的竞争,这两年信用卡业务加速互联网化,线上申请办卡、线上还款简单易操作。部分银行在信用卡业务执行策略上比较激进,用户下沉过猛,但是风控模型和运营经验却又没有跟上。2018年现金贷业务整顿和P2P风险的爆发,导致消费金融行业的共债和逃废债风险暴露。”有银行人士表示。
  这在银行支付系统数据中也有体现,信用卡的半年逾期未偿还总额,从2016年开始加速增长,3年分别增长了150亿、130亿和120亿元,增速明显超过2011年到2015年的水平。
  “随着银行对线上发卡用户和下沉用户的开发,新开发的用户可能将成为逾期的‘高发户’。因为优质客户被开发完后,一些低额度、中低收入客户,不可避免地出现更大的逾期风险。”有金融行业人士对记者分析。
  汉口的杜先生在5年前在某股份行办了一张信用卡,仅在第一年使用了5次信用卡,以后均未达到使用次数,每年需要向银行缴纳300多元的年费,但因为他认为自己没使用该信用卡,就不再理会银行对年费的催缴短信。不料,当他想要买房时,置业顾问告诉他,查询到他有笔信用卡已逾期3-4年,所以征信上不合规,银行不会放贷,所以他也失去了购房资格。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彭亚兰律师表示,近几年常有市民打电话来咨询信用卡逾期收到律师函等情况。她提醒,用卡用户或准信用卡用户应珍惜自己的信用,否则轻则可能影响征信被拉入黑名单,重则可能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或信用卡诈骗罪等。   (但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