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两岸 > 正文

协会“断奶”,几多欢喜几多愁

 ◆导报记者 戚晨 济南报道

  17日,国家发改委、民政部、中组部等十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全面推开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改革的实施意见》明确,取消行政机关(包括下属单位)与行协会商会的主办、主管、联系和挂靠关系,行业协会商会依法直接登记、独立运行,不再设置业务主管单位。
  近10年来,行业协会商会数量以每年10%到15%的速度迅速增长。同时,部分行业协会商会借助行政力量摊派会费、乱评比、乱表彰等行为也被各界屡屡诟病。“去行政化”后,行业协会商会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要如何找到生存的新路径?经济导报记者在调查走访中,对多家位于济南的行业协会进行了了解。
协会服务 政府购买
  在经十路原省旅游发展委院内的三层小楼上,山东省旅游行业协会的办公地就在这里。6月份正值旅游旺季,该协会承揽了多个咨询服务项目,因此工作人员尤为忙碌。
  18日,谈及协会如今的性质,山东省旅游行业协会党总支书记、秘书长尚玉轩告诉经济导报记者,他们隶属于省文化和旅游厅,还没有接到正式脱钩文件,但协会一切都已按照“独立办会”的形式在做。
  “目前省文旅厅已不再拨付经费给协会,而是通过购买服务的模式。如此一来也对我们提出了新要求。”尚玉轩表示,目前协会的人员完全通过公开招聘,没有编制。成立的17个分会和专业委员会都是非法人组织,所有的财务问题归总部管理。
  近日,山东省民政厅出台《关于优化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服务的十条意见》,其中提出行业协会商会可实行“一业多会”——发起人在本行业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和代表性、发起人和会员组成不重叠、不增加会员会费负担的前提下,可以成立2-3个业务领域相近的行业协会商会。
  对于不少协会仍旧依赖于收取会员费的模式,尚玉轩明确表示,他们协会不收取会员任何会费,仅对会长、副会长和常务理事单位象征性收取一定的费用。
  尚玉轩介绍,今年以来他们协会参与了众多旅游产业和行业的大型活动,通过尝试为政府和企业提供服务的模式,开辟出了一条新路子。
  “比如,今年我们参与了省文旅厅有关省内旅游行业主要经济指标的测算、优秀先进评选、重点旅游购物街区示范区验收,以及各市旅游业科学发展评估等多个项目,都是由我们来提供一站式服务。尤其是配合全国全域旅游示范区验收,在全国我们是第一家。”尚玉轩告诉经济导报记者,下一步他们还将参与行业法规和标准的制定,起草行业自律协定等,以引领行业的良性发展。
伸手要钱难
  与转型成功的协会相比,在山东,部分协会依旧面临着勉强生存甚至退出市场的尴尬,要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美誉“双丰收”并不是件易事。
  18日,经济导报记者来到经三纬四路济南丝绸纺织贸易协会的注册地,发现该协会早已不在这里办公了。辗转联系到如今的负责人王珂,他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这个协会正在走申请撤销的手续。
  “我们最早属于二轻系统。基于计划经济时代丝绸、纺织品的外销,当时有一部分做丝绸和纺织贸易的企业希望抱团发展,因此成立了这样一家协会。不过,随着行业的逐步转型,目前协会工作基本上是停滞状态。”王珂告诉经济导报记者。
  王珂对于协会的“落寞”不愿多谈,但他承认,从一开始5万元注册,每年还有划拨经费,经常带领企业去国外参加丝绸纺织展会,到如今难觅相关企业,协会因为经营不善已停摆了多年。>>下转A2版
  “一开始我们成立协会的初衷很好,但是协会发展一定是‘绑定’行业发展的。如今的电子商务发展如此迅速,而我们还是在用原来的模式为企业服务。为啥那么多企业选择从济南去到杭州、上海发展?还是我们能够提供的服务吸引力不足。”王珂分析说。
  王珂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协会一开始由几家企业牵头来做,但对协会的管理缺乏经验。虽然也通过选举设置了办公室和秘书处,却仍缺少被行业内企业广泛认可的基础,尤其是面对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很难找到自己应处的“坐标”。
  王珂回忆,当时他们也曾尝试向会员收取会费,但是会员中大型企业有限、中小企业普遍,很多企业一听要“交费”就跑了。如此一来,协会成立3年才有几十家会员单位,而且大多时候都是会长单位自己在贴补协会,最终只能作罢。
  尚玉轩也表示,以前也有企业想通过协会平台做活动、吸收会员,但都被他们拒绝了。“作为协会,应该有决断力。虽然要生存,要有自我造血的能力,但更要经营有道,这才是发展的根本。”

“硬骨头”怎么啃

  “协会应注重非会费收入,积极展开培训、技术咨询、编发刊物、品牌推广等,多方法多渠道提升造血能力。这样才能使协会具备独立的地位和尊严,才能更好地吸引人才、联合社会资源,有效地服务于会员企业。”18日,中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金融学院副院长何英盛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说,与行政机关脱钩是大势所趋,下一步协会应该办成协调、连接政府和市场的中介、桥梁。
  数据显示,我国有422家全国性协会和5318家省级协会实现了与行政机关脱钩。而现实中仍有大量的行业协会商会未与行政机关脱钩,成为改革中的“硬骨头”。
  “对行业协会商会的监管体系亟待健全。除出台部门法规外,更重要的是对社会组织的组织形式、运行模式、作用范围等,在法律层面进行立法。”山东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联合会副会长谢翔认为,改革后的协会需要重构与政府和社会、企业的关系,打通简政放权的“任督二脉”。
  尚玉轩则表示,目前山东省旅游行业协会存在的出发点就是三个服务——为会员服务、为政府服务、为行业发展服务。“协会不单单是普通的行业社会组织,还要起到行自律和监督的作用。如对旅行社、景区不合理竞争,不规范的市场秩序等,协会都应做好自律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