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品读 > 正文

(人间宋词)朱熹:几经沉浮大师路(下)

内容接(人间宋词)朱熹:几经沉浮大师路(上)

南康之任学名扬

在三十三岁那年,朱熹拒绝了皇上的诏命,辞官回家,除了偶尔被调去赈个灾,大部分时间,他都在作自己的学问。基本上每年都会写一部书。

他是著名的理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诗人。比较专业的说法叫“集大成者”。这是康熙皇帝对他的评价,而上一个集大成者是孔子,这是孟子给予孔子的评价。

作为综罗百代的学者,朱熹皓首穷经,在阅读和钻研中,找到无限的天光云影,作为思想家,他是那个时代仰望星空的智者。

朱熹的学术论文,几乎无所不包。《北辰辨》专门讨论天球北极星座;在《尧典》注中,讨论了当时天文学的岁差等概念;在《舜典》注中讨论了早期的浑天说、并详细记录了当时的浑天仪结构。

除此之外,朱熹对地质学化石、宇宙起源、潮汐、雪花六角晶体形状、雨虹等的形成、地理对气候的影响、生物与人类起源、中医诊脉、农业生产结构、农作物布局及具体的生产技术等问题都有见解阐述。

他的一生,不是在求学的路上,就是在讲学的路上。

这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史书记载,朱熹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穿戴整齐,到家庙拜过先人,然后到书房读书。

有个细节是“几案必正,书籍器用必整。倦而休也。瞑目端坐。休而起也。整步徐行。其威仪容止之则。自少至老。未尝须臾离也。”——从不采用葛优瘫的休息姿势。

他最爱读的枕边书是沈括的《梦溪笔谈》,最兴奋的是找到一个可以过招的对手。他生活起居庄敬持重,学术争鸣舌辩滔滔。

宋孝宗乾道年间(1165―1173),朱熹因其渊博的知识和创新的著述,引起朝野的广泛关注,朝士频频推荐,他却频频辞官。

参知政事(副宰相)陈俊卿、同知枢密院事刘珙、工部侍郎胡铨先后向朝廷推荐朱熹,他以“为母守丧未终”推辞。

三年丁忧结束,朝廷召入授官,朱熹以“禄不及养”(薪水不够养活家人),再辞。

乾道九年,宰相梁克家推荐朱熹出任枢密院编修官,又辞。

梁克家上奏宋孝宗说,朱熹屡召不起,淡薄权位,应予褒奖。宋孝宗说:“朱熹安贫乐道,谦让可嘉。”为褒奖朱熹,特授他既轻松又有俸禄的祠官:主管台州崇道观。朱熹怕别人闲话“求退得进”,于心不安,再一次推辞。

直到淳熙元年(1174年),才勉强接受。不久,宋孝宗又拟提拔朱熹为秘书郎,朱熹力辞,并自请主管武夷山冲佑观闲职,归乡著书立说、教书育人去了。

淳熙五年(1178年),宋孝宗任命朱熹为南康军任知军,为了使他能够接受此任,宋孝宗特降旨,让他“便道之官”,意为让他不用入朝谢恩,由家直接赴任。朱熹又辞。

这次,宋孝宗铁了心要看看朱熹理论之外的实干才能,故尽管朱熹以身体有病为由,四上《免知南康军状》,反复推辞,但依然未得到宋孝宗的许可。最终朱熹无法,只得接受。

对于政事,朱熹要么不接受,一旦接受任务,就会尽心竭力。当时南康军属江南东路,背倚庐山,面朝鄱阳湖,下辖星子、都昌、建昌三县,治所置星子县,素有“西江锁钥”之称。南康军固然位置重要,然而军内土地贫瘠,人丁稀少,为改变穷乡面貌,朱熹政教俱下,标本兼治,做了许多实事和好事。

朱熹赴任后,正值南康久旱无雨,农田绝收,灾情严重,为使天灾不演变成人祸,救百姓于水火,他将“荒政”作为一项重要的施政措施,多管齐下进行救助。他下令,丁钱、和买(政府春季贷款给农民,夏秋时令农民以绢偿还)、役法诸事,凡有不利于老百姓生活的,悉数调整或革除。为了筹集救灾粮钱,朱熹力劝部分南康富户捐出粮食近两万石,老百姓终于安然度过了灾年。为了感谢富户们雪中送炭,他曾多次请求朝廷表彰奖赏这些“纳粟人”。

朱熹在知南康军期间,还做了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那就是重建了星子县境内位于庐山的白鹿洞书院。

白鹿洞书院始建于南唐,当时号庐山国学,宋初在此建立书院,后毁于兵火。

当时,官学的偏向功利化,士子以利禄为志趣,以沽钓为手段,读书只为“稻粱谋”,与儒学当初所提倡的追求学问、探索知识、完善自我的初衷相背离,以致儒学凋零,人心不古,这让朱熹痛心疾首。

为此,他立志改革、复兴儒学。因白鹿洞书院破败不堪,朱熹遂向朝廷奏请重建书院。他一面分派军学教授、星子知县等人筹措兴复诸事,同时又将自己有关兴复书院的种种设想奏告朝廷。

为兴复白鹿洞书院,他力行五事:一是筹集重建书院的专款;二是为书院购置了田产,当作书院运转的资费来源;三是向各地广泛征集书籍,作为书院藏书;四是延聘教师,除自己讲学外,还聘请名师前来授课;五是制学规、定课程,包括“升堂讲说”“互相切磋”“质疑问难”等,以学徒认真读书,自行理会为主。

他还对学生的读书方法有许多精辟的指导,朱门后学概括为《朱子读书法》六条:“循序渐进”“熟读精思”“虚心涵泳”“切己体胸察”“着紧用力”“居敬持志”。朱熹每有闲暇,常与生徒优游于山石林泉之间,此种书院规制和教学模式,成为后来书院建设的榜样。而白鹿洞书院也跻身“中国四大书院”,名重一时。

这其间,“鹅湖之会”被视作中国学术思想史上的一次华山论剑。

对决双方是白鹿洞书院掌门、理学大师朱熹和象山书院掌门、心学大师陆九龄、陆九渊兄弟,焦点是格外致知(调查研究)和发明本心(修心养性)哪个更重要。

这当然不可能有结论,所谓辩论,只是找个高手对呛一下,好让自己寂寞的思想走得更远。

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据历史记载,鹅湖之会五年过后,陆九渊一个人来到白鹿洞书院拜访朱熹,并带来一个请托:为他的哥哥陆九龄撰写墓志铭。

这让人想起洪七公与欧阳锋在华山绝顶大战七日,心力交瘁,体能崩溃于极限,相拥而亡,数十年的恩恩怨怨尽归尘土。“无关领土和情欲”,追求真理的人你伤不起。

朱熹的渊博使人叹服,他的偏执也是出了名的。还有一次是和湖湘学派的总舵主张栻的学术交锋。

关于那次切磋,同样是执掌教席,同样品学优渥的马大勇老师,在一个日晷偏西、桃花乱落的午后,做了一个有鼻子有眼的梦:

……朱张激辩三天三夜,仍意犹未尽,给张栻送行的路上仍然你来我往,争讨不休。本来已经到了水边,张栻应该登船启程了,俩人还是兴致勃勃,朱熹干脆上了张栻的船,继续辩论。到了对岸,张栻应该上岸出发了,他们把船又划了回去。

这条船在河上划来划去,如是者三,不知不觉到了黄昏时分,突然听到岸边一声虎啸,两个人这才如梦初醒,相视一笑……

话说这边厢马老师隔岸观火,急声高喊“敢问两位大师,这里什么地界?”大师的声音渡水而来,就叫“朱张渡”吧。现在湘江边上,还真有这么个渡口。

履职浙东力救灾

淳熙八年(1181年),全国大旱,宋孝宗下旨让监司、郡守条陈民间利弊。朱熹上疏言:天下之务莫大于恤民,而恤民之本,在人君正心术以立纪纲。”并历数宋孝宗远贤臣、近小人,导致号令不出于朝廷而出于一二权臣之手的弊政,宋孝宗阅后大怒。

时任宰相赵雄向宋孝宗建言:“士之好名,陛下疾之愈甚,则人之誉之愈众,无乃适所以高之。不若因其长而用之,彼渐当事任,能否自见矣。”意为朱熹“好名”,皇帝越是批评和嫌弃他,他在士大夫间的声誉反而越高,不如适当提拔重用。

宋孝宗听后,深以这种“升官封嘴”的办法为然,随即重用朱熹为提举江西常平茶盐公事,不久,又以在南康救灾有功,升任直秘阁,朱熹皆以“前所奏纳粟人未推赏”为由,力辞不就。

淳熙八年(1181年),宰相王淮推荐朱熹出任提举浙东常平茶盐公事,收到朝廷任命,朱熹“即日单车就道”。

朱熹平时有官就辞,这次为何立刻接受,且火速赴任呢?

因为,当时浙东七州四十余县久旱不雨,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饥荒,农田龟裂,朝廷鉴于朱熹救灾经验丰富,故将他调往浙东,以解燃眉之急。

朱熹到任后,经过调研,采取了几项紧急措施:

一是下拨米钱赈济灾民。他先后申奏朝廷拨米一十四万七千石,钱九万贯,又从衙州、婺州调拨义仓钱、明州义仓米救灾。

二是请求朝廷减免或缓收灾区夏税、秋苗丁钱。

三是向朝廷争取政策,推赏那些救灾的富户。

四是打击贪官,惩办恶霸和救灾不力者。通过这些举措,有效地缓解了灾情给老百姓带来的损伤。

后来,有不待见朱熹的同僚说他“疏于为政”,宋孝宗却说:“朱熹政事却有可观。”这是宋孝宗对朱熹难得的一次好评。

浙东事毕,朱熹又一次辞官而归。

得罪权贵抑郁终

淳熙十四年(1187年),宰相周必大推荐朱熹出任提点江西刑狱公事,他以疾辞,但朝廷不许,只得赴任。

他在入京奏事时,曾向宋孝宗说了这样一番话语:“陛下即位二十七年,因循荏苒,无尺寸之效可以仰酬圣志。”接着反复分析宋孝宗在位期间的因循苟且、治国无效的根源,并提出改变现状、振兴国家的建议。可以说,南宋大臣之中,无一人讲话比朱熹更耿直。

听完朱熹的话后,宋孝宗竟反常地没有发怒,只说:“今当处卿清要,不复以州县为烦也。”尽管宋孝宗对朱熹开始不冷不热,但朱熹却从不挂心,不久,他又向宋孝宗上疏,建议宋孝宗目前处理好辅翼太子、选任大臣、振举纲纪等六大要务。疏入,依旧石沉大海。

朱熹上书不久的淳熙十六年(1189年),倦于朝政的宋孝宗,禅位于儿子赵惇(宋光宗),自己当上太上皇,悠哉游哉去了。

宋绍熙元年(1190年),宋光宗即位。

3年后,朱熹受宰相赵汝愚推荐,当上秘阁修撰兼侍讲,即皇帝的顾问和教师。

宋庆元元年(1195年),宋宁宗即位,朱熹又为宋宁宗进讲理学。他提醒皇帝防止左右大臣窃权,引起专擅朝政的韩侂胄嫉恨,把他的道学诬蔑为“伪学”。朝廷大臣忌惮社会舆论,不敢过分谴责朱熹。

韩侂胄指使亲信、监察御史沈继祖捏造朱熹的罪状――霸占友人的家财、引诱两个尼姑做小妾,此后,政坛上对朱熹的攻击一天比一天厉害,甚至有人公然叫嚣要处死朱熹。

政治高压之下,心力交瘁的朱老夫子不得不违心地向皇帝检讨,无可奈何地承认强加于他的罪状“私故人之财”“纳其尼女”。为了显示认罪态度的诚恳,他被迫说了一句最不该说的话:“深省昨非,细寻今是。”彻底否定了自己的过去。朱子门人流放、坐牢者甚众,朝廷罗织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伪学逆党”,一共59人,朱熹便是这个“伪学逆党”的首领。

庆元六年(1200年),朱熹在忧愤中与世长辞。对于他的死,朝廷提心吊胆,严加防范,唯恐他的门生朋友在开追悼会时,“妄谈时人短长,谬议时政得失”。

这场冤案,终于在九年之后得到昭雪。朝廷为朱熹平反,恢复名誉,追赠官衔,公开声明他的学说并非“伪学”,他的门生朋友并非“逆党”。

后来,宋理宗发布诏书,追赠朱熹为太师、信国公。此后,朱熹学说作为官方学说,成为声势隆盛的显学,流传数百年而不衰。

朱熹现存著作有600卷,总字数有2000万字。朱熹活了七十岁,按照他20岁开始著书立说,平均每年写40万字,直到死。

书法家认为朱熹擅长行草,在那个只有毛笔的年代,大概只有行草才能跟得上他的写作速度。

和多数伟大人物一样,朱熹在活着的时候并没有享受到学问的荣光,死后却被尊为孔子之后的又一位圣人。

他的理学思想成为元、明、清三朝的官方哲学,他归集阐述的四书五经,成为钦定的教科书和科举考试的唯一标准。

然而他本人却说“科举之学误人知见、坏人心术,其技愈精,其害愈甚。”——可见,朱熹是最烦应试教育的。所以人死之后,名声和作品被如何对待,已和他本人无关。

朱熹和辛弃疾是好朋友,在政治上都是主战派,主张对金国强硬,不同的是,他没了辛弃疾那份纠结,在自己的治国主张不被采纳之后,他高高兴兴地回家写书、讲课去了。

他的死磕精神体现在学术上,他弟子林立,云随景从,他一手再造了武夷书院、白鹿洞书院、岳麓书院。

总结自己的治学心得,朱熹把这八个字写在白鹿洞书院的墙上:博学、慎思、明辩、笃行。有没有很眼熟的感觉?这八字箴言,几乎已经成为中国所有高等院校的金科玉律。

人最大的乐趣是什么,什么是人的终极追求?在朱熹看来就是穷天理、明人伦,途径是格物致知,也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

朱熹认为,如果放弃对天理的追求,只把精力花在草木、器用的研究上,那就如象散兵游勇那样,回不到老家。

他说“存天理,灭人欲”,不是让人去当太监,而是避免私欲膨胀。佛家所谓“一旦嗔心灭,一切善法生”,今人所谓“克制是一种美”。——真理总是赤裸裸,大家还是喜欢含蓄。

戏剧性的是,这么一个直来直去的书痴,却摊上了南宋最狗血的事。有人说他为了举报一个贪腐的同僚,对著名小姐严蕊刑讯逼供,据传严小姐很生气作了个词,里头说:

去也终须去,

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

莫问奴归处。

这个花边新闻已被学界公断为子虚乌有。那么问题来了,这事为啥传那么广呢?

——以人民群众的觉悟,但凡不肯和光同尘的,一定是拿了美帝的黑心钱的。同理,有道德洁癖的人背后应该是色狼或变态狂啊,这才是同志们喜闻乐见的。

朱熹把儒学的哲学化推向了新高度。格物致知,他的学问精神,不只是从孔孟书本里来,更是从研究万物、体察人生中来。

所以他的诗有生活,他有能力把很抽象的道理说得生动活泼。“同学们,做学问要厚积薄发!”——这是北大教授和长江学者的水平;而朱熹是这么对弟子说的:

昨夜江边春水生,

艨艟巨舰一毛轻。

向来枉费推移力,

此日中流自在行!

作者简介:

唐雪元,笔名湘戈,湖南株洲籍。务过农,打过工,扛过枪,现为中华作家文化协会副秘书长、中访网成都事业部主任、《国防时报》记者部主任、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系中国散文学会、四川省作家协会、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杂文学会会员,2013年、2015年、2016年十大新锐(新派、先锋)作家诗人之一。

近年来,先后在《中国青年报》、《华西都市报》、《羊城晚报》、《中华文学》、《经典美文》、《解放军生活》、《橄榄绿》、《青年作家》等报刊发文。有100万字收入《军礼军威军魂》、《民族魂中国梦》、《血铸长城民族魂》、《气壮山河卫中华》等书中,出版个人专著小小说集《城市的天空》,军旅中篇小说集《兵心如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