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艺术 > 正文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中华文脉两次南渡,均为军政之南退,而于文化却开新境。永嘉南渡,开六朝文化衣冠;宋人南走,则肇始此后千年之江南锦秀。此固历史宿运风云际会,而所成所造,确乎使人观止,令后人深思。

 

惠能法师南走,亦出于无奈,而一旦扎根岭南,禅宗五枝七叶散之后世,实亦关乎华夏之文化精神也。

 

画家了尘,鲁地琅琊人,如同这一南渡季风里之一羽,廿载来去,南北往还,看惯了春秋枯荣。其意所萌,其心所指,正在自古繁华之钱塘,一去二十年,书画相守,廿年一日,潜之修之,但知旦暮,不辨何时,好之乐之,天命之年,已颇有得。其乡瑯玡,正王右军颜鲁公之故所,其故里沂州书房有联云:东壁沂州故里小瑯玡存图书府,西苑右军圣迹洗砚池有翰墨林。

 

此或许正是其只身南来之底气。

 

而于之江畔,其画室枕九溪山口,春秋得佳气,四时有好风,纳贮于胸,吞吐纸笔,偶出昂藏,颇可玩味。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吾爱江南山川烟雨,常过江南北,行驻于古今情怀里,竟此有缘识得了尘君。予与往还有年,或游或聚,集雅集文,近岁颇多交接盘桓。庚子岁,天下疫,万物伏。秋来始出,直取沂州,单刀赴约,一见之下,人是物非,了尘兄出其近作,深秀之余,多有黄宾翁之浑厚苍茫气,一纸之上,山水之间,得畅快淋漓之致,而起讫行藏,自得与自信,与君盘桓方一笑,自信吾来三百年。读之心动,而舟桥俨然松窗自亲,与前时笔墨又有不同,略见年来进境。

 

遂相携过江,共作钱塘游。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西子一湖,盛满千载风流,了尘之画室五云山馆,在九溪口,即于此间。文朋画友聚得五人,山水佳处,留连悠哉,盘桓近月,云栖霞洞一龙井,虎跑琅珰三天竺,晴出雨驻,各获画稿诗稿颇多。而期间与湖上诸友频集,舟上岛上,岩前花前,亦平生快事。

 

闲来,了尘为说钱塘往事,尤其羡人。有和尚画友到访九溪,称其乃九五之间,问之,方知九溪五云山之谓也。而称九五者,今日虽不必杀头了,却仍有内圣外王之意。圣者,在品与德,修且行之。王者,在技与艺,力而为之。如此,倒合了尘兄心之向往。

 

了尘者,亦字普庵,非僧非道,却如僧似道,日常则恰是苦行状态,少入市井,诗书自处,而甘苦乐之。多年里,笔墨清欢,持食以素,每每自山东老家背来煎饼咸豆,辅之稀饭,或闭户钱塘挥素月余,或行车坐望走访千里。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每次过访,都得见其所造画稿,批量之大,笔墨之精,情怀之笃,用意之深,每为所动。其笔下山水,多由游历中来,一辆车,一支笔,拽得南北东西春夏秋冬入画图。了尘所游止,多有古人古迹,多有前朝旧事,多有诗文加载,多为常人不到处。而一亭一桥必收河山之雅,一寺一观可得世外之闲。尺许小品中,亦得天地高迥,或是“路入松声远更奇,山光水色共参差”,或是“秋风落叶满空山,古寺残灯石壁间”;掌中小小卷册,可得“到得还来无别事,庐山烟雨浙江潮”,又或“舒展无穷又无尽,卷来绝迹已成多”。

 

其大作于室中顶天立地者,见之如对古贤,千笔万笔,一树一石,溪山有美景,白云无尽时,使人驰想,“终日看山不厌山”,直欲“买山终待老山间”。此正古人作山水之初衷者。而了尘兄,早已在醉心笔墨之前,便醉心于古人与造化了。每入山,即如鱼入海,如鸟入林,乐山乐水,旬月不归,写之画之,歌之咏之。

 

其好穷理,画究唐宋,对南北山水名家名作,说之如数家珍。近年,驻终南,画太行;上匡庐,登黄山;游富春,泛太湖;几过江河,数次入蜀出塞,以古人笔墨为地图,拜山访水谒古贤,颇有心得,收画稿无数,积诗文多多。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而了尘沉潜如老僧,以笔墨作禅关,诗文书画之余,少与外面交接,作画者多,示人者少,问之,则曰: 好画还在后面。其人也勤,其性也懒。其意也笃,其心也狂。

 

当年,桃花庵主勘破生死且纵余欢,《桃花庵歌》曰: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普庵亦每作梅花,写梅多如冬心笔,而每一枝亦足傲笑世人。其诗《江南二十载有感》云:笔老墨苍一秃翁,江南江北且纵横。潮来潮去二十年,钱塘吟啸度平生。此情牛也!可与醉翁相对饮。

 

然了尘不擅饮,只有其梦里鼾声颇足入段,不让醉者分毫。常与他同床,抵足而眠时,他言未讫而鼾声已起,高拨处,或房倒屋塌,或山耸海啸,甚而天崩地裂;低徊处,作柔情百转,作魂不守舍,甚至万古无声。感声音之“鬼斧神工”,惊叹肉身之惊天动地。

 

尤可赞者,其醒来又是一条好汉。此番相聚期月,临别前夜,出精品小长卷五,均良工精裱,品赏再三,命吾跋之。见其逸气丰神,颇具宾翁气度,不辱与虹庐邻居日久之缘,便欣然命笔,即兴作句,《读了尘庚子山水小卷》,其一:秋高气爽淡淡云,八月潮来尚有痕。湖上舟行望栖霞,君同宾老感情深。其二:老墨新涂迹已陈,挥素泉塘作一新。酬勤天道开画卷,君与宾翁作友邻。

 

其时,睹物思古,亦觉笔墨足可后传,吾之文墨附骥,或能留些声名也。只遣兴,且不顾今人后人嗤笑。(文/刘大石)

(刘大石/学者/书画家/《中国书房》創刊主编)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程爱忠,号了尘,普庵。琅琊临沂人,1999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继而研修于中国美术学院首届山水高研班。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主任。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程爱忠 作品欣赏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

 

落落欲往•闲说画家了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