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说法 > 正文

2岁男童吞电池被疑遭误诊住进ICU,母亲:已花20多万,医院承认过错就是不表态

“说一次哭一次,我真的不想再回忆当时的事情了,当时的经历就像刀子在挖我的心。”说这句话的是浙江宁波宁海县的王女士,而她所说的经历发生于2020年10月。

误食的纽扣电池

2020年10月30日,王女士不到两岁的儿子宣宣误食纽扣电池后,被家人送到宁海县第一医院就医。“当天傍晚6:40到宁海县第一医院急诊挂号就医,先向医生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和病情情况让医生检查,医生吩咐让我们给孩子拍片子,拍片时间是当晚7点48分,片子出来是8点03分,拍片大夫说没有异物。”宣宣奶奶巫女士表示,由于当时孩子是站着拍的片子,她曾向医生表示疑问:站着是否能拍出来异物?

诊断报告单

“大夫说能拍到的,是从下巴开始拍的。我再次把孩子的症状告诉大夫,我怀疑异物是否会卡在喉咙里面,大夫一再肯定的说喉咙里没有异物。我们又要求去五官科会诊,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大夫去五官科会诊,未见异物,大夫让我们放心回家。”巫女士说,他们9点左右到家,晚11点左右,孩子出现不适症状,再次到医院急诊。

“急诊前台一个高个子的大夫说孩子是急性喉炎,大夫让我们去儿科急诊,坐诊的大夫也说是急性喉炎,开药打点滴做雾化,雾化时间是10月31日凌晨0点06分,急诊儿科大夫过来让我们31日下午2点以后去普通儿科再次检查。”巫女士说,10月31日下午1点他们到达第一医院,按照医院程序挂号排队,儿科的大夫看了病历后说是急性喉炎让他们住院治疗。

门诊病历

“因为孩子的父母当时出差在外不在家,我们也不敢做主让孩子住院,问医生还有没有别的治疗方案,大夫说只能住院,如果不住院必须要签字。我又再一次把孩子误食纽扣电池前后的症状告诉大夫,要求再次拍片确认一下。”在巫女士的一再要求之下,医院再次给宣宣拍了片子。“结果躺着拍出来的片子结果是:一颗纽扣电池卡在喉部。”

诊断报告单

据王女士提供的宁海县第一医院于2020年10月30日20点03分的X诊断报告显示,宣宣腹部未见明显不透“X”线异物影,检查部位为:腹部立位平片。而宁海县第一医院于2020年10月31日14点30分的X诊断报告显示,宣宣颈6-胸1椎体水平高密度灶,食道异物考虑,检查部位,胸部正位。

紧急转诊到宁波就医后,大夫说电池卡喉的时间太久了无法手术,最后宣宣又被转到了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滨江院区。

病危通知书

“31日晚7:30到达杭州的医院,当时孩子因为电池卡喉时间已经二十几个小时了,情况很不乐观,严重缺氧呼吸急促,医生赶紧进行了检查和抢救手术等。医生说雾化引起的电池氧化,已导致食管气管瘘、食道穿孔、食道三分之二的区域严重灼伤溃烂、肺部严重感染、喉返神经损伤。”巫女士称,宣宣在未误食纽扣电池前声音洪亮会说话,误食纽扣电池后声音沙哑完全发不出声。目前还在治疗中,主治大夫说后期还需要多次手术治疗。

“是宁海县第一医院的医疗过错,不负责任的诊断,误诊、漏诊,导致孩子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加重了孩子的病情恶化发展,并且严重影响了孩子的身心发育,造成这一重大医疗损害,我要求医院对此事负责。”巫女士表示。

“我们找过当事医院多次,他们承认自己的过错,就是不表态。昨天,医院再次和我们沟通,然后给了两万块钱,让我们写了借条。”1月28日上午,王女士告诉记者,事发到现在,她一直陪着孩子在接受治疗,目前已经花费了二十多万。“我想不通,他们当初信誓旦旦说的承担我们所有的医疗费用,现在又让我们写借条。”

借条

“孩子现在在ICU等候手术。”王女士表示,医院让他们做医疗鉴定,但是医疗鉴定要等四个月的时间,可他们现在已经没钱再进行接下来的治疗了。

针对此事,1月28日下午,记者致电宁海县第一医院医患关系办公室了解情况。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事情我们一直在关注,一直在处理。”但是当记者提出进一步了解具体情况,对方让记者联系医院办公室,称办公室了解详情。但是记者多次拨打对方提供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张稳 吕乐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