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品读 > 正文

平凡的母亲,不平凡的一生

1927年2月1日,我的母亲降生在寿光县上口镇河疃村的第一大户地主家,有全村唯一的大院门——“门第显赫”。但是,在1927年,全中国风云变幻波涛涌,内忧外患兵马乱,这不是福,而是祸。

1931年抗日战争爆发,我的舅舅参加了八路(当年应为“红军游击队”),我的姥姥带着大姨和母亲相依为命。日本鬼子的炮楼据点在侯镇,隔三差五就出来扫荡,每次扫荡必到我们家——因为那个大院门太招眼了。鬼子来了就是吃喝拉撒,吃完了就把饭碗摔碎,在院子里把牲口喂饱了,随地躺下呼呼大睡,屋里屋外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鬼子,临走时把值钱的东西全部抢光,杀人放火时有发生。国民党的部队也来,但只是吃喝拉撒和拿东西,不杀人放火。只有八路军路过时轻手轻脚,只讨要点凉水喝,并且把水都拿到大门外去喝,也给军马喝,军马的蹄子上都抱着布片,不发出响声,不要家里的任何东西,母亲念念不忘八路军的好!

有一次,鬼子来扫荡,母亲跑到了村外又跑回去,因为姥姥和她的侄媳妇,还有个一周岁的孩子,跑不了。于是母亲搀扶姥姥,姥姥拉着侄媳妇,侄媳妇抱着孩子,好不容易跑到弥河边,河水已结冰,大家踏冰过河。八路军在河西边挖了深壕,老百姓跑过去就能躲到壕里。鬼子追到河边,不敢过河,就用机枪扫射,子弹从母亲的头顶嗖嗖飞过......河里、岸上,跑得慢的老百姓就被鬼子打死了,血淌着淌着就结成了冰。这一年,母亲12岁。

母亲坚决与封建传统抗争,拒不裹脚,并冒险走进学堂。进学堂第一节课文是:“剪刀用来裁布做衣服,鬼子来了用剪刀戳鬼子;菜刀用来切菜切肉,鬼子来了用菜刀杀鬼子……”保护课本,胜过保护自己的生命,鬼子来扫荡,先把课本藏好,如果让鬼子发现了课本,必死无疑,并且连累家人,甚至是整个村庄。我常常想,如果是我,敢去上学吗?

有一天晚上,舅舅偷偷回来看家,被闻讯而来的鬼子包围了。母亲把舅舅藏在了柴草垛里,鬼子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人,最后围着柴草垛,用刺刀刺穿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就走了。当晚,八路军就把舅舅接走了,舅舅的衣服被日本鬼子的刺刀穿破了好几处,舅舅却完好无损。

1944年,穷途末路的日本鬼子更加残暴。刚刚出嫁的母亲,跟着父亲步行去新汶煤矿,一路上,横尸遍野,病死、饿死到处都是,被鬼子活埋、打死、枪杀屡见不鲜。翻山越岭,步步都是鬼门关,下一步不知生与死。在新汶煤矿,父亲和叔叔们下煤井,母亲负责全家人的吃穿。白天摊煎饼、做衣服,晚上前半夜推磨子磨粮食,后半夜做鞋子和缝补衣服,常常做着鞋子或缝补着衣服就睡着了,又被针扎醒。母亲日夜操劳,不让下煤井的兄弟们冻着、饿肚子和赤脚。

母亲很想家,在那兵荒马乱的日子里,母亲很不放心的是我的姥姥,她做梦都是鬼子扫荡时我的姥姥小脚跑不快,后邻二姥姥被鬼子子弹打穿身体的场面时时晃动在母亲脑海中。我的奶奶见母亲常常偷着抹眼泪,就让父亲带母亲回家探望。第一次回家,父亲买了火车票,和母亲上火车的时候被日本鬼子强行拉下来,抢去火车票撕碎了,还打了父亲两巴掌,就因为父亲没给日本鬼子敬礼……父亲气得大病一场。母亲很自责,认为是她给父亲惹的祸!可是,奶奶、父亲和叔叔们都没有责怪她,并且等父亲身体好了后,又去买了火车票,这可是全家最后的积蓄了!也是父亲和叔叔们拼命挣来的血汗钱!第二次回家,他们坐上火车走了很短的路就停运了,因为八路军把日本鬼子刚修建的铁路给扒了,八路军和日本鬼子时不时的就交火。他们又开始了徒步跋涉,但他们心里却很高兴,因为知道鬼子的末日快到了。鬼子更疯狂了,盘查更严,关卡更多,杀人如麻,动不动就杀人活埋……父母历尽艰险,回家看望了我的姥姥,又恋恋不舍的返回。

新中国成立了,父亲回老家干了村长,后来去了乡里(西方吕),又到了镇上(上口),最后到了县里(寿光),从寿北县又去了寿南县。母亲在老家种地收粮,母亲很高兴,没有了战争,没有了枪林弹雨,也就没有了提心吊胆和饿肚子,后来,母亲也上班了,还学会了自行车,日子过得非常温馨,非常幸福 !

1959年,生活困难,吃不上饭,母亲生下了我,过月子,躺在被窝里头晕,吃地瓜干又苦又胃疼。父亲为了照顾母亲和孩子们,辞去工作回了家。但是因为父亲工作干的好,党和政府领导安排父亲去台后供销社工作,即能照顾家又能工作,父亲就在台后一直干到退休。

2011年,我们陪母亲去北京通州部队,看望参军入伍的侄子赵建盛。84岁的母亲,稳稳端坐在部队领导跟前,双目有神,话音宏亮:“赵建盛这孩子,在家里一切都好,是个好孩子!今天我把他送到部队,交给你们,你们要好好培养他,他好学又能干,一定有出息!”部队领导高兴的说:“奶奶您真好!您可不是一般的奶奶!请您放心,赵建盛有您这样的奶奶教导,一定有前途,他干的很好!请您参观赵建盛参加过的训练、比赛项目所获得过的奖项:奖品、奖章、荣誉证书!”他又十分热情的安排士兵:一定招待好奶奶,安排好食宿,让奶奶看孙子看得舒心!我们没有想到,从农村出来的母亲,竟有如此风范,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母亲用最普通、最平凡、最基础的言行教导我们做人的道理:不偷不抢、不霸道,助人为乐、行善积德,不向困难低头、敢于抗争,和睦乡里、亲情至上。她给我们树立了榜样,是晚辈学习的典范!

母亲晚年,无病,吃喝如常,喜看儿孙满堂,喜欢给孩子们分糖吃。2020年9月16日去世,享年94岁。

(赵明珍 根据母亲生前口述、父亲留下的珍贵物品、多位亲人的回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