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品读 > 正文

难报三春晖

难报三春晖

文/王振国

母亲说:我让你来,是想看看你还是不是好好的。

前几天,九十多岁的老母亲让二哥打电话给我说,你最近到处讲课很忙,抽时间去老家一趟,好像妈妈有事要给你说。

于是我去超市买了一些点心、水果等食品,赶紧去看望老母亲。

一进门,母亲看我买了大包小包的这么多东西,略带愠色地说:我走不动,才让你来的。让你来也不是想你买东西的,我主要是想看看你还是不是好好的! 说着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坐下来后,母亲说:我最担心的就是你!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身体又这毛病那毛病的,万一有个好歹……唉,怎么不让我担心呀。

母亲说:我让你来,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还好好的!

听了母亲的话,我的眼里不禁涌出了泪水。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惭愧啊!我都六十岁了,还让母亲担心!

是的,在母亲的眼里,我们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何况我又是弟兄仨中最小的一个呢。

母亲由于出身贫苦,不识字没文化,年轻时都干了一些苦活累活和重活。因此落下了关节炎,现在膝盖都变了形,只能扶着手推车在院子里转悠转悠,或到门口晒晒太阳。

随着年龄的增大,她老人家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了,白天有大哥负责给她做饭洗衣服,晚上有我和二哥轮流陪伴。这一年多来,我二哥说,知道你很忙又住的远,晚上就不用来了,抽空白天来看看就行了。 

人间何为贵?兄弟手足情。我心里知道,不让我晚上来老家值班,这是两个哥哥对我的照顾和疼爱。

几十年了,从小我就在两个哥哥的呵护关爱下成长,他们两人都是十几岁初中毕业就进工厂当了工人。刚参加工作后第一个月,他们从仅有十八元的工资里,每人拿出两元钱给我,让我读书学习零用。高中毕业后,我当了下乡知青,又考了师范学校,多年来都只是一个消费者。两个哥哥经常资助我,又合力给我购买了上海牌手表和大金鹿自行车,在70年代末可称得上三大件里重要的两件。

我连忙问母亲,这几天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说:你哥哥嫂子们照顾的很周到,你就放心教学吧。

母亲又说,你现在虽然不用去单位上班了,但你又当了红领书记,还天天在各个大学里教书,也是咱家里最有文化的人。要认真的教,咱什么都不缺,就想叫人家说一声好。

在母亲的眼里,识字的人就是最幸福的人。她常说,因为不识字,当了一辈子的睁眼瞎,耽误了多少选择好工作的机会。她从小就鼓励我们要好好学习,做个在家庭里有出息,在工作上有能力的人。

去年七一,羲之故居为我举办《红色引领一一王振国联墨展》,是不识字的母亲亲自上台为展览揭幕。

当主持让她讲话的时候,她说我讲什么啊?主持人笑着对她说,你可以随便讲呀。

于是,母亲大声说:小三从小写字就板正啊!顿时全场欢声雷动……

看望母亲回来的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想。

生命是宝贵的,每个人只有一次,应当珍重;

时间是有限的,如流水一去不返,应当珍惜;

亲人同学和同事朋友,是世上最疼你的人,应该珍爱!

于是,我决定把振国兴邦工作室更名为:三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