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健康 > 正文

王心花:疫情过后,要好好抱抱孩子

前记:

脱下那身防护服,医务工作者也是普通人。

为人妻,为人女,为人母。

当防护服加身,医务工作者就像披上战袍的战士。

救死扶伤,佑护生命!

作为日照市中医医院新冠肺炎救治队第一梯队救护人员的王心花,在儿子做手术时,没能给生病的小儿一个拥抱……

王心花:疫情过后,要好好抱抱孩子

1月26日,大年初二中午,日照市中医医院隔离病区。

“儿子得手术了,不能再拖。”正在“备战”的新生儿科护师王心花接到也在医院工作的丈夫电话,商量儿子的疝气治疗,“能不能调半天班陪陪儿子?”

王心花是新冠肺炎救治队第一梯队的救护人员。

王心花:疫情过后,要好好抱抱孩子

(身着防护服的王心花,化身抗击疫情的战士)

在经历了紧张的培训,调配物资,整理病区等准备之后,隔离病区随时会有病人入住。

“现在这种情况,科室里每个人都不容易。我没法开口。”王心花沉默片刻,轻轻回绝,疝气毕竟是小手术,相信科里的同事会尽心的。

其实,当时孩子的情况挺紧急,发生了嵌顿。丈夫及时做了回纳处理。本认为没事了,但此后不到2个小时孩子的疝气突出了5次,哭闹不止。原来,从初一那天起,孩子就一直闹腾着找妈妈,到中午时哭得有些不正常,休班在家的丈夫出于职业敏感,赶紧查看,发现疝气内容物比平时大了许多。

这些事,丈夫并没说,王心花心里却很明白——不到万不得已,丈夫不会打电话的。但当时,她正在接受疫情防控战前培训,这相当于战术指导,每一分钟都很宝贵,绝不能缺席。

大年初三,医院隔离病区开始收治发热患者。王心花和同事们马上进入实战状态。

作为与患者密切接触的一线医务人员,为了防止疫情扩散,王心花的活动路径成了两点一线——隔离病房、指定宿舍。除此之外,她哪都不能去。

33岁的王心花是两个孩子的妈妈,2岁的儿子,10岁的女儿。

王心花:疫情过后,要好好抱抱孩子

(一双可爱的儿女,是王心花的心头肉)

1月23日,腊月二十九,正在新生儿科上班的王心花接到医院紧急通知,让她准备一下,即将投入战斗。

晚上,王心花回家收拾东西,对女儿说,妈妈可能要在单位待几天,暂时不能回来,爷爷奶奶会照顾你和弟弟。女儿隐约感觉出紧张,追着妈妈刨根问底。

那时候,电视上还没怎么报道新型冠状病毒的事,王心花就举例说,你不是表演过《最美逆行者》消防员救火故事的节目吗,妈妈也要做“逆行者”。妈妈是干医的,当国家有灾难时,妈妈也应该挺身而出。女儿听了,哇地一声就哭了,问妈妈,几天回来?

“等疫情过去就回来。”王心花眼里也噙满泪水,她背过身,“你和弟弟在家听爷爷奶奶的话。”

“那得几天?几天回来?”女儿一边抹眼泪一边点头,但还是拉着妈妈不肯松手。而2岁的儿子则一脸无辜,他以为妈妈只是普通的上班,几个小时后就可以再见到妈妈了,心不在焉地朝她挥挥手,继续摆弄着手里的玩具。

这天至今,王心花就再也没跟两个孩子见面。

1月27日,大年初三上午,2岁的儿子在爸爸和奶奶的陪同下,做了平生的第一次手术。而王心花,一个在儿科上班的妈妈,却没能陪伴身边。

直到下午六点多,脱下那身被汗水湿透的防护服,王心花才有时间拿起手机,跟孩子视频。

视频那边,孩子已经过了麻醉期,正疼得难受,一看到视频里的妈妈,更是委屈不止,从啜泣变成嚎啕大哭,喊着“要妈妈,妈妈抱”,张开的两只小手,隔着屏幕扑向妈妈。

连日来的紧张,她把想孩子的情绪压在心底,此刻王心花绷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妈妈无声哭,孩子大声哭,无线的手机两头,连着母子亲情。

片刻之后,王心花赶紧换成笑脸,忍住心疼为孩子打气,“儿子你是小小男子汉,妈妈给你加油,就快好了!”

加油,王心花也是为自己加油。虽然,她比任何时候都想抱抱孩子,但她明白,此时此刻抗击疫情的战场,比孩子更需要她。

至今,王心花已在第一线奋战了十几天。在隔离病区,她向临时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王心花:疫情过后,要好好抱抱孩子

(王心花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

“公公婆婆把两个孩子照顾得很好,儿子也康复了。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尽自己所能帮助患者早日出院,恢复正常生活。”她多么想,赶快脱下那身防护服,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中,亲亲女儿,抱抱儿子。

中国加油!(张相纳)